城主旧事 (第1/3页)

“我们先去这家,再去这家,然后这家...."路乘拿着笔在地图上勾勾画画,做着今日的游玩攻略。

郭朝阳凑近一看,怒道:“你画的不全都是点心店吗?!”

“因为我不吃法宝。”路乘倒还挺理直气壮的,他看着郭朝阳,把头一撇,鄙夷道,“这是我和师父的路线,又没人叫你跟着。“谁想跟着你啊?!子衡,走,我们自己逛!”郭朝阳被话一激,拉着杜子衡就要往外走。

杜子衡却站着没动,提醒说:“玄武令在城中所有店铺都可以打八折。”

郭朝阳往外迈的脚步霎时一缓。

“我们带的灵石不多。”杜子衡又道。

郭朝阳的脚步缓上加缓。

“但要买的东西很多。”杜子衡扔出绝杀。

郭朝阳彻底停下来,气闷地转回身。

没办法,玄武令只有一枚,而那枚玄武令在路乘身上,一来苏穆将玄武令交给他们时就

是路乘顺手接的

二来作

为除掉平安县邪祟的真正功臣,领玄武城这份谢礼,也是理所应当。

“路乘道友,我们有几个想去的店铺,方便顺道加上吗?”杜子衡走到路乘旁边。

“可以。”路乘很大方地把笔和地图给杜子衡,他对杜子衡的态度明显就比对郭朝阳好上许多,毕竟杜子衡不像郭朝阳那么聒噪,说话也一向很客气懂礼数。杜子衡对着地图思量一二,在路乘勾画出的点心专线图上,又另加了几个分支,涵盖一些法宝丹药,还有灵器材料之类的他和郭朝阳比较感兴趣的店铺。这份地图是玄武城为外来的游人提供的导览图,上面虽只列举有名的大店,但玄武城这样的体量,能被列举在图上的店铺也数不胜数了,杜子衡不像路乘那样对玄武城全无了解,但到底也是初来乍到,他对城中商铺的价位类型了解得也不多,好在顾风之前给他们推荐过一些,他此刻圈出来的,都是顾风说的性价比高或是口碑好的老店。

杜子衡圈画好后,路乘又再补了几个,随后把地图一卷,拉着商砚书兴奋地往外走:“师父师父,我们出发吧!”杜子衡和郭朝阳跟在后面,初时,路乘还是按着地图规划的路线来行进的,但很快,他发现很多地图上没有标注的小店,里面卖的点心也很香,他也想要,于是走一路停一路,路线曲折迂回,像个缠成一团的麻花。照这个磨蹭法,他们一天都未必能逛完计划的五分之一,郭朝阳自然是忍不了的,但他想开口催促时,杜子衡却拦了一下,小声说:“我们本来也是要在城中四处逛逛的,慢点就慢点吧。”昨日苏穆已然带来了两位城主的最终表态,地动一事并不需要他们承天剑宗插手,所以理论上,两人实在是不该再管此事了,只是顾风临走的一番话多少给两人带来了点触动,总该做些什么的。要是在入城前,他们或许还不会这样在意地动一事,但是亲历、且亲眼见证有人因此而亡,百姓痛苦恐慌的样子后,两人却是很难说不管就不管了,杜子衡和郭朝阳作晚在房间私下合计了一番,明面上,他们肯定是不好再做什么的,毕竟他们两个的行事不只代表自己,也代表剑宗,稍有不慎,说不定就会导致两方交恶,所以要做只能在暗地里,以别的名义伪装,悄悄地做

他们想到的办法就是借着游逛买东西的遮掩,在城中四处转转,看看有没有可疑之处,这当然很难有成效,他们能发现的不对,玄武城又如何会发现不到?而且他们能停留的时间也很有限,想来至多半月,他们就该启程离开了,只是种种限制下,他们也只能做到如此了,虽然很大概率最终会一无所获,但好歹心里能好过点。

两人交谈的声音很小,又是在噪杂的闹市,却依然一字不漏地落进商砚书耳中,他视线往后偏了偏,而同一刻,前方也传来声响。“师父师父,你怎么不走了?快点快点,我要买这个!”路乘都不等商砚书回话,就又兴冲冲地拉着对方往前边的一个排长队的小摊走,他也不管里面到底在卖什么,反正那么多人排,一定是好吃的吧!商砚书被拖拽着,似怅然似感慨地叹了一声,连那两个傻小子都有自己的小计划,他们这一行人中,大概也只有他这傻徒儿,是真的认认真真在玩吧。不得不说,路乘心里虽然没有装半点正事,但他在玩逛吃一道上的认真,堪称这个各怀心思四人小队的绝好伪装,任何人见了,都绝不会怀疑他们是想借着游逛的名义做些别的什么,路乘对吃喝的热情,实在是太真了。就这样逛了一上午,除路乘收获满满外,另外三人果然是一无所获,时至正午,路乘看看日头,又摸摸肚子,说:“该吃饭了。”“..你不是一直在吃吗?”郭朝阳眼皮抽搐着,看向路乘手里那大包小包,这一上午,他们全在陪路乘买东西,路乘嘴里几乎就没停过。“这是点心。”路乘振振有词,又露出一副“你怎么这都不懂”的嫌弃神色,“点心怎么能当饭呢?你师父没教你吗?”郭朝阳:““....你到底要记到什么时候!!“

“记什么?”商砚书笑眯眯地插话,视线在郭朝阳和路乘身上转过一圈,以一种玩味语调开口,

“我记得爱徒

最新小说: 为了签到我成了传说中的恋爱脑 破案大佬绝不可能是花瓶小祖宗 小麒麟认错反派师尊后 小龙崽的豪门后爸 穿到部落当祭司 我,萨摩耶,可爱崽崽 机器人也可以打网球 不准再钓了! 首先我不是恋爱脑,其次这不是水仙文 只想买房的我成了星际最强[机甲] 攻略失败,但修罗场 入戏 一眼着迷 迷津雪 怨种炮灰罢工了[快穿] 年代文里做极品 溺于婚色 变成系统后把自己上交了 在特调组当最强打工人